【移通故事·我在书院读大学】王小庆:移通的“王朵拉”

2022-12-11  点击:[]

导读:王小庆,女,汉族,2003年8月,重庆市人,北山书院(艺术传媒学院2021级动画专业1班)学生。进入宣传新闻中心后,王小庆从一个普通学生摇身一变成为了校园IP人物“王朵拉”。借助身份转变,她逐渐摆脱了原来那个自卑、害羞又社恐的王小庆,成长为了有能力、有自信的“王朵拉”。


高考后的假期里,我曾在家里边啃苹果,边举着手机津津有味的躺在沙发上看着学长学姐在抖音里直播逛校园,那时,我根本不会想到,某一天,我竟然能够成为重庆移通学院官方抖音的一大IP形象人物——“王朵拉”。


意外加入宣传新闻中心

刚到移通,我一瞬间就被主干道上各类社团的招新宣传迷住了双眼。各式的条幅和宣传画,铺天盖地,让人目不暇接。

“新闻中心,爱来不来。”突然,一句很霸道的标语闯入我的眼睛,我情不自禁地想凑近看一下,还没等我靠近,一群在在帐篷底下卖力吆喝的穿蓝色工作服的学长学姐们,呼拉一下子把我团团围住了:“同学,同学,了解一下我们宣传新闻中心吧。喜欢上网冲浪吗?喜欢写作吗?喜欢拍照吗?快来加入我们吧!”


我的印象中,大学里的学生组织应该比较正式的,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群“疯子”?我一瞬间哭笑不得,原本还有点忐忑的心情瞬间就被这种热情给冲散了,很快就在报名表上填上了自己的信息。

不久,我收到了宣传新闻中心的面试邀请。当我怀着惴惴不安却又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推开面室的大门时,那扇门出乎我意料外地“吱呀”地响了一声。这声音在我听来无异于当空的一声霹雳,我看到所有人的眼光瞬间齐刷刷转向我,感觉脸一下子变得滚烫,好像做了什么错事一样,低下头避开大家的目光,牵着伙伴一路小跑躲到了最后一排。尽管大家的注意力很快集中到了正在面试的人身上,但我还是很紧张,脚趾死死地抠住鞋底,双手不安地揉搓着,像是在等待命运的审判一般。

“王小庆同学来了吗?请上前就坐,我们即将开始面试。”

我愣了半天,才想到这是在喊我,赶忙站起来向前跑。简单地做完自我介绍,我就呆若木鸡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了,昨天准备的面试攻略彻底被抛到了脑后。

看到许多同学都有自己的作品展示,我两手空空地坐在那里,沮丧的情绪开始弥漫在心头:完了,这次面试恐怕是够呛了。

让人惊奇的是,几天后我居然收到了面试成功的录取通知!这让我恍然有了一种随便买张彩票就中了500万大奖的感觉。


在部长的带领下,我学会了准时推送更新官微,见识了迎新晚会背后的直播间工作,更慢慢了解了运营部的基本工作行为准则。高兴之余,我暗暗提醒自己:你没有什么优势,要多努力!

于是,在新闻中心,我虚心向所有人学习,学习拍照、写推文,学习直播,努力利用一切机会提升自己,很快,我开始能拿出自己的作品了,面试时失去的自信心,一点点地找了回来。

就在我以为会一直这么按部就班地走下去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点来了。


“朵拉”初亮相

由于疫情,大一有段时间学校封闭管理,大家的情绪都比较焦躁,急需一个“亮点”让大家活跃一下,激发点“水花”。

围绕这个问题,例会上,大家激烈地争论着。突然,袁茵和唐大芸两位提到了移通的“天梯”。由于重庆独特地理环境,我们的校园,一部分在山上,一部分在山下,通过一个长长的阶梯相连。每天大家上下课都要爬这个“天梯”,经常累得气喘吁吁。

既然大家都知道,那不如我们做一期“数天梯”的抖音视频?这肯定非常有意思。这个想法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我们又结合了当时抖音非常火的“朵拉”人物形象,决定以“数天梯”为内容,推出移通版“朵拉”。大家认为在部门内,我有搞笑的潜质,就让我来出镜。

拍视频那段时间,天梯附近有很多人路过,加上第一次出境我有点放不开,虽然脸上笑嘻嘻但心里还是有点怂,有点不自信,多次笑场,结果重拍了好多遍。但大家都没有抱怨,嘻嘻哈哈地鼓励我:重来就重来。我慢慢也放开了,觉得没什么丢脸不丢脸的。

“朵拉数天梯”的视频在抖音播出后,获得很大反响,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指导老师和部长们一致决定将移通版“朵拉”这个IP继续做下去。

“嗨,我是王朵拉,今天我们一起来进行一个数天梯的大挑战吧!”

“嗨,我是王朵拉,我今天来男生女生向前冲现场大冒险啦!”

“嗨,我是朵拉……”


从“数天梯”到“男生女生向前冲”再到后面更多的活动,学校官方抖音上“王朵拉”的身影越来越多。在热点以及流量的关注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了我,经常走在路上,旁边的同学都会跑上来跟我打招呼:“嘿,你是王朵拉嘛?”“哇,朵拉来啦!”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有一点害羞,又非常开心,还有一点儿小小的得意:原来我能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

在扮演“王朵拉”之前,在宣传新闻中心里,实话说我是有些自卑和不自信的,总觉得优秀的人太多,而我没有任何特长,非常普通,为了隐藏这些见不得光的小心思,我强迫自己包装了一层 “搞笑”的外壳。但“朵拉”的意外降临,像一只拖我走出黑暗的光明之手。通过一个一个视频的拍摄,不知不觉间我和不同部门的同学之间也慢慢熟悉起来,还有越来越多我不认识的人通过评论和留言对我投来鼓励和肯定。那份深藏在心底的自卑,被众多的温暖包裹,开始逐渐消失,我慢慢找到了自己的独特,找回了自己的自信,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朵拉”升职了

一年后,“王朵拉”面临着一个选择,是继续留在新闻中心,还选择退出?退出,我有点舍不得“王朵拉”;留下来,就要去竞选部长。我一方面因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想要试一试,另一方面又怕自己不能够胜任,做不好部长工作。部长听了我的想法,只静静的对我说了一句话:“既然觉得自己没能力,那就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能力的人。”这句话深深震动了我,后来成为了我和“王朵拉”努力工作的动力源泉。


部长和干事的最大不同就是责任不同。我当干事时,经常会犯错误,但因为是干事,仿佛天生就有“免死金牌”,每次都会得到老师和部长的包容,都会有人替我收拾好烂摊子。

然而,“免死金牌”在成为部长后就失灵了。我在群里发布消息时又出了错——我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弄错活动时间了。这一次,老师没有继续包容,而是狠狠地批评我:“这个问题在你当干事的时候已经出现很多次,为什么现在当了部长依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一言不发,低着脑袋承受着来自她的狂风暴雨,心里却满腹委屈:不过是犯了一个小错而已,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么?等老师说完,我沉默着重新发布了正确的消息,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办公室。

实话实说,当时我的心里非常难过。因为我已经把宣传新闻中心当成了另一个家,把老师当成了好朋友。从干事到部长,指导老师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包括“王朵拉”的成功。现在,老师批评我了,不再容忍我了,这让我感情上一下子很难接受。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回忆起刚加入宣传新闻中心时决定好好学习,回忆起成为“朵拉”的那一天,回忆起第一次在后台看到“朵拉真棒”的评论,我发现其实自己已经成长了很多,获得了很多人的赞扬和认可。那为什么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犯这样的小错误呢?上午老师批评时的话以及前任部长的那句话不时在我脑海里响起,我恍然明白了,这种认可和赞扬,就是一把双刃剑,它既能让我充满自信,又可能让我盲目自信。我在鲜花与掌声中逐渐忘记了新的角色——我既是“王朵拉”也是部长。要扮演好两者,就不能再犯当干事时的小错误,要时刻提醒自己,才能更好带领部门里的其他人成长。

这事过后,我在做每一个决定、发布每一个通知和微博时,都会检查再三,错误和毛病越来越少,大家的评价也越来越高。这让我的自信越来越坚定了。

来移通之前,我一直认为我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会过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活。但是在宣传新闻中心,普通的王小庆开始走出自卑,找到自信,认识到了责任和担当,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共同努力的朋友,逐渐成长为不普通的“王朵拉”,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撰稿:彭宁奇、江铭宇

图片:由受采访者提供

总编审:孙善清

(重庆移通学院“我在书院读大学”通讯社)


本栏目面向全校征稿,欢迎广大师生踊跃投稿!






上一条:【移通故事·我在书院读大学】冉含智:大学重生记 下一条:【移通故事·我在书院读大学】康利:我和卡牌的故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