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通故事·我在书院读大学】黄永金:一次意外的志愿服务

2022-10-27  点击:[]

导读:黄永金,男,汉族,2000年8月出生,重庆市丰都县人,别都书院(19级艺术传媒学院动画专业1班)学生。他四年如一日地服务于志愿,起因是开学第一天穿了一件红衣服从而被误认为是学校安排的志愿者,被迫装老生迎新,也正是这一次,让黄永金确定了他的志愿之路。


高三集训班,统一订做了一套集训服,一件大红色的上身短袖,平平无奇,毫无特色。我高三正是穿着这件衣服勤学苦读、夜以继日,才考上移通学院。这件衣服对我来说,应该要被扔垃圾桶的,但好像,我跟它的机缘还远没有结束。

我们老家有个“传统”,家长穿上各种颜色的服饰来预祝孩子高考成功。第一天穿上旗袍,寓意“旗开得胜”,第二天得穿绿色,寓意“一路绿灯”,为的就是讲究一个好彩头,我家也是如此。

在我开学报到当天,爸妈叮嘱我穿一件红衣服,说是大学生活第一天,迎接一个开门红,讨个吉利。

我顺势就套上那件旧旧的集训服,但没想到的是,正是这件普通的红衣服,让我跟志愿服务结下了不解之缘。


新生报到那天,学校在重庆北站设有专门的新生接待站。我穿着那件红上衣,踏上高铁。出站后,我拉着行李箱同其他新生一起,跟着一位手举着印有校名接站牌的学长出站,一起前往校车发车点。

到了接送点,举牌子的学长被另一位学姐叫走了,举牌子的任务,自然而然地交给了队列最前面的我。

我惶恐地接过牌子,心里就开始胡思乱想:我是不是要把牌子再举高点,不然别人怎么能看到?我是不是要告诉他们不要乱跑,以免发车走丢了?我只是暂时保管,不需要我招呼吧?一种受宠若惊外加不辱使命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回头看到后面七零八落的新生们,有结伴的,有家长陪同的,都一一玩着手机,聊着天,如果我没有被赋予这块牌子,兴许我就会跟他们一样自顾自地等待,人群走了我都不知道吧。

吕布能用赤兔马冲锋陷阵,但还是在它下一任主人关羽手里神力全开,这块牌子到我黄永金手上也未必毫无一用。我深吸一口气,理了理上身这件红短袖,放下手中的行李,高举着那块蓝底白字的“重庆移通学院”牌子走下去。

我卯足了力气,太阳穴的血管憋得鼓起,大声喊道:“同学们,等会就发车了,请大家把队列站好,不要一直刷手机”,我感觉有一种手握虎符号令百万雄师的既视感。大家陆续抬头看向我,也都很听话,像小兔子一样乖乖站好了队形。

没过多久,几辆校车驶到我们面前,我拉着行李挤着人群费力把行李箱往车厢里面推,在我艰难地将手中的箱子放好后,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头:“小伙子,帮我把这个箱子也放上去”。我转过头,一位学生家长就已经把箱子递到了我面前。我身体一震,左脸嘴角有点控制不住地抽搐,心里满是惶恐和不知所措,“为什么要我帮忙啊,我也是新生啊,我开学一个人来已经够委屈了。”


我抬头望去,发现每辆校车的车厢处都有几个一直帮忙抬行李的“红马甲”,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才猛然发觉,原来我同样一身红——“志愿红”跟我这件“集训红”是何等的相似,尽管衣服身后的文字不一样,款式不一样,我这一件还旧旧的,但给人的感觉就如同“久经沙场”的志愿者头头。

恍惚间我终于回过神来,之前等车的时候看到我整理队形,这位家长肯定把我也当成志愿者了。我瞅了瞅脚下的黑色行李箱,往手心吐了一口唾沫星子搓了搓,一把提起他的行李,仿佛我的力气大了几分,竟然很轻松地就把箱子放进了行李厢。

前往学校的途中,我跟这位家长坐到了一起,他满脸感谢,赞许地又拍了拍我的肩头,“小伙子真不错,谢谢你啊!你们志愿者太热情了,太感谢你们了!”我下意识头一缩,没敢告诉他我也是新生,尴尬地假笑着点头,心里默默暗示自己,“我就是移通的老生,我就是移通的志愿者。”

这是我第一次以志愿者的身份受到赞赏,虽然当下那一刻感觉到了尴尬和无措,但是下车后心里却是兴奋的,当晚我竟还维持着这种感觉迟迟未能入眠,满脑子都是“小伙子不错”这句话,下意识就认为“小伙子”这个称呼非常不一般,是那种七八十年代人民群众对当代“四有”新青年最大的认可,不禁默默许下愿望——往后的日子里,要带着这份感动与感悟继续出发。


报到第二天,我敏锐地发现几乎每个地方都需要志愿者的引导,比如新生不知道哪里报到、报到所需要准备的东西、学校哪些地方可以打印,由于迎新工作量大,志愿者人手严重不足,原本就有过志愿“乌龙”的我,早就想着继续为志愿做点事。可是我该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去呢?一个新生?但你一个新生也刚来学校知道什么呢?

回想前一天,在我下车后去报到的时候,也压根不知道我们学院的报到点在哪里,急得原地打转,四处张望,然后就有一位梳着高马尾的“红马甲”学姐看出了我的窘迫,她跑到我面前问我需要什么帮助,那一刻我感觉那个学姐就像从天降临来拯救我的“天使”,我立马告诉了她此刻的窘境,“红马甲”学姐看了看手机,一把夺过我手上的包,潇洒地笑着道:“跟我走!”。我立马小跑跟上,心里满是感激,原来天降的“天使”也能这么酷。

看着眼前询问的新生,我想到自己刚来的时候也像他们一样,两眼一摸黑。但幸运的是,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总会有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为我指点迷津,就好像乌云密布的海上,一束亮光照在我所驾驶的小船上。所以我也要将这份爱心传递下去,让更多的人也能像我一样,在不知所措之际能恰逢柳暗花明。

在经历了被别人帮助后,我想都没想就直接前往自己学院的志愿服务点,穿的正是开学来校的那件红衣服。帮助别人又不是非得穿上红马甲才能行动,穿上自己的红衣服我也一样可以是志愿者!

志愿服务点值班、帮新生搬行李、引导新生、给他们的书院指路……我不知道的就问旁边的“红马甲”,渐渐的,面对新生们的每一个问题我都显示出了移通老生的专业水平。

我摩拳擦掌,感觉浑身充满力量,越干越起劲,恨不得路过的每个新生都来问我,有时我也质疑是不是他们觉得我这件红衣服不是志愿者的标准马甲就不来找我了?看到有拉着行李的新生我就急吼吼跑过去,“同学,同学,需要帮忙吗?”,有位新生看到我突然闪现到他面前被吓了一跳,忙忙摆手说“不用不用”,我一把抢下他手上的包啊箱子啊,剩下的手刻意捏着身上红衣服的领角提了提,向他暗示我的身份,那位新生懵懵地点了点头,松了手,下意识地连说了好几声谢谢。


正因为我常常在学校附近转悠,基本都了解了附近各个地点的位置,以至于所有家长和同学都以为我是学校的志愿者学长。每一次,我都能收获到一张张人间的笑颜,纯真、感激,毫无修饰的开心,在我心里激起一道道不能平复的波纹,我也似乎理解到了那个第一次帮助我的“天使”学姐,志愿,的确能手留余香。

在移通,我累计志愿服务时长400余小时,组织并参与学校完满教育各项活动300余次,包括多届春蕾课堂志愿服务活动、多届红岗山社区梦想课堂志愿服务、多届双校区及学院迎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专题志愿活动、“让爱不再流浪”专题志愿活动、数月校园防疫志愿工作,连续三年参加全国大学生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


因为穿了一身红衣服而被家长误以为是志愿者,到我因为想去做志愿而继续穿上志愿马甲。我收获到的不仅仅是很多的快乐与心灵的满足,让我懂得谦虚礼貌、传递奉献精神,更让我坚定信念一直专注于志愿服务,使我更有能力,真心去实现自己的价值,从而将我所收获的快乐能够给予每一个人,我认为这一切都是书本所学习不到的。



 

撰稿:樊旭东、江铭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总编审:孙善清

(重庆移通学院“我在书院读大学”通讯社)



本栏目面向全校征稿,欢迎广大师生踊跃投稿!


上一条:【移通故事·人物】刘力铭:只要心怀热忱 梦想终将绽放 下一条:【移通故事·我在书院读大学】何嘉欣:我在移通流了两次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