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通故事·我在书院读大学】何嘉欣:我在移通流了两次泪

2022-10-26  点击:[]

导读:何嘉欣,女,2001年 9 月,重庆江津人,花果书院(淬炼·商学院2020级市场营销专业)学生。何嘉欣在招生宣传志愿者协会学会了写推文、运营招办微信公众号,也经历了各种的坎坷。她总结说,如果没有招协的历练,自己就不会这么快成长。


说来惭愧,直到接受采访前一夜,回想自己的两年大学时光,我才发现自己在移通变化了许多,专业学识、工作能力以及个人感情都已然不知不觉中得到了蜕茧成长。


“烦人”的老师

大一我进了招协,和很多迷茫的新生一样,每天总是很忙碌,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

暑假是我最焦虑的时候,不仅要接听咨询电话、回复新生群的各种问题,而且还要运营重庆移通学院招生办微信公众号,一个人做推文。招办闫倩老师要求每天都要更新内容,所以,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在苦恼地想明天该编发什么。

那时的我只学了排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运营一个公众号。老师让我总结前三年招生办发的公众号推文,尤其是5月到10月招生期间发布的推文,了解我们学校官方微信公众号运营的内容、标题、阅读量,有多少人转发,有多少人评论,哪些板块阅读量高。

我很纳闷,总结这些有什么用?看一年就可以了,为什么非得让我去看三年?去翻其他高校的公众号,拿过来不就是抄袭了吗?我觉得这完全就是在做无用功,感到非常苦恼,经常一个人撅着嘴在那里生闷气。甚至,竞选上部长的第一天,我还很高兴,第二天就转口询问说什么时候可以退部。

现在想,自己那时真是太浅薄了,不理解统计与模仿的意义。直到我选修了新媒体营销专业课才知道,原来这叫做用户和数据分析以及对标。闫老师让我分析总结,其实就是让我了解考生和家长想要了解我们学校哪方面的内容。去翻阅其他高校它有我无的点子,是为了让我去参考有相同定位而且比我们做得好的人,去分析学习,慢慢转化成我们的优势。原来,这才是新媒体营销!

我因为专业来到招协工作,又在招协精进与实践了我的专业能力。这为我带来了同龄人没有的优势。现在我已经是新媒体营销专业课的课代表,老师还邀请我做校企合作狼人文化新媒体工作室的负责人。

我觉得如果当初没有来招协,没有做新媒体,没有经过那个曾令我苦恼不堪的暑期工作,我应该不会获得这个机会。


治愈拖延症

我以前做事非常拖延,就像学过的那个“明天就垒窝”的寒号鸟,不管什么事,总是本能地想:不急,明天再说。经常干一些“现上轿现耳朵眼”的事儿,弄得自己狼狈不堪。

拖延症第一次让我在工作中尝到苦头,是在招协的第一次排版。部长对我说:“嘉欣,你去做一篇关于秋季温暖的推文,不急,慢慢来。”后来我想他的意思是,我第一次学排版,肯定快不了,要我沉下心来学习。而我真的理解成了这事儿不急。于是我点点头说:“行!”

一周过去了,我没有任何动静。开例会的时候,部长问我:“何嘉欣,你推文准备的怎么样?”我似乎才突然想到了推文的事儿,低着头老实告诉他:“我还没有开始想。”部长有点急:“周三就要发了,现在还没想?”

看到部长急了,我才觉得有点慌。推文不但要设计内容,还要收集很多素材和图片,我一个人一两天肯定做不出来。我疯狂地想:怎么办?怎么办?匆忙之间病急乱投医,只能先去求别人能否搭档合做,尝试无果,又耍了一点小聪明,去淘宝上面搜商品的评论,然后把评论的图片抠下来,把背景模糊掉,假装是家人从家里面给孩子寄来的东西,放在推文里就交差了。

部长看了很生气,说:“这些图片根本不是在学校宿舍。如果其他同学都像你现在这样,那么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弄虚作假了?”

无可奈何的部长把期限宽限到了星期五。我发动同学,在大家的配合下收集了不少图片,重新修改了推文。

看到自己的第一篇推文发出来,我很有成就感,非常高兴和骄傲:我的名字竟然出现在了学校的公众号上!我把这篇文章转发到我老何家群里面,说:“快看,你的女儿我现在已经是可以做一篇推文的人了!”当然,欣喜之余,又夹杂着一些心有余悸:这篇文章差点被拖延症给毁掉,以后一定要注意!

这件事之后,我就开始强迫自己去改变,当老师或者部长安排我下周要推某个题材的文稿后,我会强迫自己立即去构思,去准备资料。

如今我的拖延症已经完完全全治好了。每周初,我都会排一个时间表,把整周要做的事情全部列出来。这让我的工作效率和执行力明显大幅提高,把零散分散的时间统起来,最后反而能获得更多的时间。


失恋让我成长

我在移通印象最深刻的两次落泪都与招协有关。

第一次是在期末,专升本旺季,我要复习又要值班,要接电话还要做推文,非常忙。每天接完咨询电话,就不想跟任何人讲话,包括男朋友。

有一次我正忙着做推文,男朋友打来电话,问我做什么,说已经好久没见我了。我很敷衍地说:“在忙。”他问:“还要忙多久?”我没有回复——我自己也不知道。到了熄灯时间,活还没干完,看来又要熬夜。他劝我不要太晚睡了,我很平淡地回复说:“好的。”

后来我好不容易有空了,就约他一起出去吃饭,可他说有事情。现在回想,当时自己有点双标,认为他没有加入学生组织,应该有时间来陪我。他解释说加了一个组织,正在搞团建。我问:“能不能不去?或者你完事后来找我,我等你。”可他拒绝了。我有点不高兴就耍开了小脾气:“你对我不感兴趣就分手。”他立即回答说:“行!”

说完我就后悔了,害怕真失去他。我想挽回感情,就向招办朱老师请假,说着忍不住哭了出来。朱老师猜着问:“难道分手了?”我一下子被人戳中心酸之处,放声大哭。朱老师安慰我,一直从凌晨1点劝到凌晨2点多。后来想想我真的超感动,原来老师不是高高在上,她也能理解、倾听我的情感!

第二天我去找男朋友。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在图书馆一直等,一直等,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他。吧嗒吧嗒地雨点打在我身上,我的心开始变凉。因为前一天晚上哭了很久,我的眼睛又红又肿,怕被大家发现,就戴个大大的口罩。但那天回到办公室,还是被大家发现了,都来问:“嘉欣你怎么了?”听到大家关心的声音,我再也忍不住“哇”的一下哭出来。家人、老师、朋友都一个个过来细心安慰我,劝我,让我感觉好了很多。

过后,我开始慢慢调整心态,一整个暑假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分手的事情,全心投入了暑假工作和公众号推文。我努力把工作和感情分开,告诫自己不能因为感情影响了工作,更不能将情绪感染整个团队。

出乎意料的是,开学的时候男朋友又来找我复合,但经过几个月的冷静后,我不再把感情看得那么简单了,比起恋爱我更希望多提升自己。



被理解让人感动

第二次流泪是大二刚结束完合川校区招协新媒招新与培训时,闫老师要我再带一下綦江校区的招协。我有点惶恐,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跨校区工作,不知道怎么去跟他们交流或者培训。事后我更明白了,在线上交流其实很容易产生很多矛盾,因为双方不知道对方的表情还有语气是什么样子的。

一段时间的线上交流后,綦江那边的学弟学妹们都觉得我是一个很凶很凶的人,甚至一度差不多都快传成我是个会“吃人”的学姐了。

当时我真的有点伤心。我是一个很开朗和善的人,别人如果评价我很凶,我认为对我来说是一种否定,我讨厌被人否定,就更急于证明自己。

我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可明明我发的那些语言都是很正常的,我也没有骂过他们,也没有歧视过他们,但是他们居然觉得我很讨厌,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后来负责綦江招协新媒的两个学妹,她们给我发来很长一篇小作文,大致内容是说学姐我刚开始觉得时候你很凶,但是后来才发现其实你根本不凶,只是我们曲解了你,其实你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很庆幸遇到我。

看到这些情真意切的文字,我忍不住悄悄地躲在被窝里抹泪——我泪点很低,甚至后来一说到这件事儿就有点想哭。当时真的很感动,她们能认可我,我觉得心里很开心,因为我需要别人来认同我,这让我有获得感和成就感。

回顾在招协的这两年,我觉得自己比普通同学成长得快了很多。我经历了压力、繁忙、痛苦、选择,无论是能力和情感都收获巨大,变化惊人。所以,我觉得,无论是上学还是工作,遇到这样的机会,都一定不要放过,一定积极主动地加入进去,这样才能逼着自己进行思考,进行取舍。传统的工艺中,铁要成为钢,只有反复锤打一条路,做人其实也一样,事情经历得多了,才能快速成长。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我要真诚地感谢招协,感谢移通,感谢这里给了我锻炼的机会。





撰稿:苏述庚、张宇佳

供图:由受访者提供

总编审:孙善清

(重庆移通学院“我在书院读大学”通讯社)


本栏目面向全校征稿,欢迎广大师生踊跃投稿!


上一条:【移通故事·我在书院读大学】黄永金:一次意外的志愿服务 下一条:【移通故事·我在书院读大学】图说张游

关闭